月台上的恋歌

黄金搭挡作家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1

  《月台上的恋歌》

  序

  他,每次从这经过,总要停下来,静静地凝视着这个从历史悠久的年代走来的火车站。它大体没变,只是这里没有了当年的喧哗,以前拥挤的旅客群被公家的私家车所代替。候车室早己人去楼空,到处是一堆堆的装修建材和一片片的围档。尽管他竭力想回忆点什么,想看到点什么,然而眼前的一切给他自己的只能是无奈。

  好在,时不时从旁边走过的列车员的出乘或下乘的身影,多少还可以引起了他对那历史悠久的月台上四十多年前的恋歌的回忆。只有这样,他才能静下心来看看早己挂上客运段牌的老列车段,走进由原来的母婴候车室改造而成的窗明几静的员工食堂,安安心心地开始点餐。

  他和妻子来到窗口,指着窗口内的食物对女服务员说,“来二个包子,二根油条,二碗稀饭″。

  “对不起,我们是单位食堂,不对外提供伙食。”女服务员冷冷地拒绝了他和妻子。

  他正要说什么,妻子说话了:“我们是铁路上的″

  “你们铁路上的,怎么啦?啊,我们有规定,说不行就不行″。女服务员仍是那副坚持原则的脸。

  “都是一个系统的,分那么清楚干什么,买给他们″。不远处一个汉子的声音传来。他正一脸诧异,“怎么,不认识了?哈哈哈!″汉子满脸微笑走来,“好长时间不见啊,朋友!″

  他,怔怔地打量着汉子,一会儿,啊,想起来了,“是你啊!葛菲,谢谢你啊,今天如果没有你,我们是吃不成早饭了″。

  “嘿嘿,没这么简单吧,说,是不是想寻回当年的往事啊?″

  是啊,何尝不是啊。他连连点头。

  “我一猜就是,既然这样,那就趁早,这里马上要拆迁了!″

  “那,我想问一下,那个,当年的,她们还在吗?“他想既然是老朋友,就直奔主题。

  “哎呀,别提了,在的升官的升官,不在的调走的调走,还有的做生意的做生意,现在我们列车广播室的人早就已经走向不同的人生轨迹了,也就你还记得以前的事″。葛菲一脸笑容。

  “哦!哦!也是哦,四十年过去了”他有些无奈地点头喃喃自语。

  “喂,你们,说什么呢,你怎么会在这“,冷不丁,一个官样模样的美丽成熟女子站在了他的跟前,他一下愣住了神,看向了她。

  “怎么,认不识我了?啊?嘻嘻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他怎么会不认识呢!而是他感到太意外了。他兴奋的对妻子说“对,对,就是她,当年的人!当年的人,我终于又见到了!吴艳珠,省城列车广播员,是你!″

  葛菲插话,“咳咳,说话注意点,那都是老黄历了,人家现在是副段长了″

  吴艳珠接话,“你也不差嘛,堂堂退管协会秘书长,这个位置也不错″

  成熟女子也笑不可支,“你这次来,是不是来寻找把你的散文《月台上的恋歌》改成小说的素材啊。″

  是啊!他妻子代他说了。

  他一时竟然不置可否,场面一时十分尴尬,得亏他妻子暗中用胳膊碰了他一下,他才点了点头,说,对,没错。

  “那你们来对了。”吴艳珠说。

  上部仅仅一年内,就……

  第一章 1

   1

  他,今天要到黄山,参加个笔会。这是他从基层养路工区一个顶职的养路工调段工会的头一次出差。主席,一个慈眉善目的靠体力和擅长唱戏从底层上来的五十多奌的老头,照他自已的话说,就是我那个时代想上学,穷啊,一个大老粗,如果不是耍点小聪明和一股机灵劲,一个云头十万八千里,从那万恶的旧社会来到了八十年代。搭上了令他们那帮老哥们眼红心热的工会主席这等美差。他内心对有文化的他,是高看一眼的。

  “邱主席,我只是初中生“,他很自悲。

  “你初中生,我还小学还没毕业呢?″邱主席还想再说什么,看了下表,“什么时候的車?免票开好了吗?″

  “嗯!开好了!下午一奌半的車″,他说。说心里话,他一奌没想到,来工会刚一个星期,就被派去黄山参加笔会,这是在下边是想都别想的事。

  邱主席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奌上一支香烟,脸上露出丝得意的微笑,他眯缝着眼问他,“高亮,你的文章和你的那一手刻钢板的字,挺好,炼过吗?学过吗?″

  高亮,最怕人问的就是这事,他有鲁迅那个一件小事文中人力車夫和“我″袍下藏着的小字。他自己写的文刻的字,自已都不屑一顾。他将头摇的如电风扇般发晕,“主席,别羞我了,我那……″

  “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急促响起,高亮拎起电话筒:“你好,工会,你哪里?″

  “我,列車段工会,我姓周,告许一个事,你们工务段的一个叫赵丽颖的职工刚去世了,中风。他女儿,我们段的赵婷婷马上来报丧,你们接待一下,她刚从厦门出乘回来,三天二夜没睡觉了。″

  邱主席快步走上来,从高亮手中接过电话,“老周,我知道了,你身体怎样?确诊了吗?″

  “哦,老邱,老婆和女儿搞的一次军事演习,目的叫我早奌退休″。

  一来二去,‘大老粗’邱主席的这通电话足足接了有半个小时。电话刚挂下,只听得一声“哇哇″的哭声响起,‘大老粗‘邱主席和高亮扭过身朝门口扫去,一个身着铁路制服,手拎皮箱的约二十五,六,高佻身材的女子双腿下跪,哭倒在地。

  ‘大老粗’邱主席一边“使不得,使不得,快请起,我们马上到医院把你爸接回你老家‘″,一边确认着来人身份“是老赵头的闺女吧,刚接到老周的电话″。

  “我叫赵婷婷,谢谢段领导″,高佻女子抬起了头,一刹那间,高亮的眼前简直晕了,长到二十八岁,除了自己的妈妈有一张挂历上的明星相外,他真没再另外见过如此美丽,有气质的真美人,尤其是那一句“我叫赵婷婷,谢谢段领导″,一派电台上播音员的音调,不对,准确的说是列車广播员的嗓子,柔柔的,那么磁性十足,穿透力能把城墙打通。

  “高亮,老赵的事就交你负责,你来工会虽然时间不长,也跟我接了几个,基本流程不成问题!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个会″‘,‘大老粗‘邱主'席三言两语便将差事交给了我,一奌也不容他考虑。

  “老赵头闺女,人死不能复活,好好照顾孝敬好你妈妈,老赵头走了也放心″,‘大老粗’邱主席和赵婷婷握了握手,“有什么需要直接找小高。″

  “谢谢!″,一个磁性穿透力极強的感谢声音似春风酥麻了高亮的心,“对,有什么需要就直说,只要我权力范围内的,一定帮你!″,高亮顺竿爬似也稳定赵婷婷的情绪,边快速从工会会员档案柜中找到赵婷婷爸爸的资料,三下五除二完成了悼词写作,又用大白纸写了数十张悗联。一切忙碌后,拎起电话拨向段办,“我,高亮,邱主席要我问一下,奔丧的专車到位了吗?″他顺势扫了眼在沙发上的赵婷婷明显很疲惫,便冲着话筒道:“另,路上比较远,再备二床棉被,路上好休息。够,我工会还有二床。谢谢!″。他放下电话,有些心疼地对赵婷婷征求道,“你看,那我们就走吧,車已在楼下等着了!“

  “谢谢!高主席!″,哎呀妈呀,可不兴这样叫,高亮忙打手势制止。

  “高亮,这有什么?到工会干,如果不想干主席,那趁早别在这混,干干事多累,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主席动动嘴,干事跑断腿。″欧玲,负责计划生育的,一个女桥梁工“依靠哥哥市粮管所所长″的关系,混到工会,真不知连续五年节假日发油中,她捞了多少好处!

  实在是时间来不及,他不想让赵婷婷在丧父的感情上再又受到伤害,他拿着准备好的东西和赵婷婷直奔楼下而去。

  段办准备的奔丧专用車己停在楼下。一辆可载48人的大客車,一辆由小型工程車改装而来的“装尸車“。

  高亮带着赵婷婷上了大客車,指着有棉被的座位对赵婷婷说“几天没睡觉了,肯定很累,先抓紧时间在被上靠下,不休息下,后面怎么吃得消″。转身正要司机开車。不料想,从車下冲上来一个穿姜金黄色防护服的烫卷金长发的时尚女工!

  她一眼盯住了靠被上的赵婷婷,两眼愤青转向高亮,“不错,到黄山参加笔会,换交通工具了,不错,多舒服,不但有棉被加专車,还有大眼睛大长腿漂亮女人三陪,说,你,你们这是到哪私奔?这女妖精是什么人?″

  “简直不可理喻″,赵婷婷一个跃身而起,伸出手便朝“卷金发女“脸上狠狠抽了一大响声脆亮的耳光,“我替高主席回答你,我的爸爸刚刚中风在医院去世了,我是丧父去,现在我和高主席这是回家奔丧!听明白了吗?″

  这,这简直是声情并茂的影视剧对白嘛。高亮再次被“磁音″震晕。

  “哎呦喂,我的天啦!我不活了,我的未婚夫和女丧户奔尸了″。“卷金发女″一屁股跌倒在地撒起泼来。顿时引来众工友围观!

  “章丘萍,上班时间来段胡闹,做旷工处理!″。段广播里传来“大老粗″邱主席的声音。高亮明白,这是领导在为自已解围。他舒心了许多,“老杨,开車吧!″,伸出头对“装尸車“司机说,“跟在后面,先到医院,后回家!“

  “啊,回家!“。“卷金发女″再次傻了,眼巴巴看着两辆“奔丧专車″驶出大门,没了影子。

  大客車里,“磁音″再次响起“你末婚妻真凶啊?″。

  啊!高亮,再次被震晕!

  

第一章 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